潘醫師:以前我也說過,從醫學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自然淘汰。我每天面對那麼多生老病死,不可能心情跟著起起伏伏。

素虹:這不是你每天見到的生老病死,這是我們的孩子!

潘醫師:身為醫生,搶的是生命的一口氣,所以知道最難捉摸的,就是那口氣。那口氣要飄走的時候,一個醫生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只是排在隊伍的最前面,跟它說…拜拜。
  


    全站熱搜

    daai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