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夫妻生活在兩個向度裡,那會是怎樣的情景?總是在醫院忙碌穿梭的楊柏勳,和總是在家裡等待丈夫回來的鄭貞慧,就像兩條平行線在等待交會的剎那;而樂觀開朗的柏勳,不知道貞慧隱藏了一個祕密。那個藏在心底沒說出口的祕密會如何影響貞慧的人生與家庭?柏勳能夠打開她的心結嗎?

 
愛情小品與真實人生
 
在當兵的柏勳,因為捐血而認識了在捐血車上服務的貞慧;之後,柏勳常常跑去捐血,只是為了見貞慧一面──劇本的第一幕就是描寫海邊一台捐血車的浪漫場景。或許您會以為這是一齣愛情小品,或許您也會先被浪漫的故事所吸引,然後一步一步地進入真實的人生。
 
真實人生是,夫妻倆婚後異地而居;真實人生是,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後,貞慧發現柏勳總是以醫院院務為優先;真實人生是,她經常孤獨待在家裡,什麼事都得盡量自己來,甚至學著自己開車東奔西跑;真實人生是,原本一個依賴的女孩,成為獨立的媽媽、得學會包容的妻子──她還有另一個角色,就是不願意面對父親的女兒。
 
其實,這也不只是貞慧的真實人生;飾演女主角貞慧的演員李淑楨,看到劇本時非常訝異,因為她也有著相同的祕密──關於小時候經常被爸爸打罵的家暴陰影。李淑楨的父親在去年七月往生;往事雖如煙,她也在學習放下,只是沒想到戲裡也要演出貞慧的爸爸因癌症離開人世。有關貞慧面對爸爸時的心結、害怕自己女兒有任何損傷的情緒……,許多的心路歷程與對話,都讓李淑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甚至覺得她在演自己;劇本裡有高達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讓她覺得這是老天冥冥中的刻意安排。
 
導演章可中就表示,有好幾幕戲他都被李淑楨的演出所感動,那情感的張力與流露的真切,很有力量。換一個角度來看,與其說李淑楨成就了貞慧的角色,不如說是貞慧讓李淑楨有了宣洩和重新看待自己過往與父親關係的機會。
 
關山醫院的土地公
 
在編劇李承濂的眼裡,〈恰似你眼中的溫柔〉描寫的是比較心理層面的內心故事;戲裡沒有暴力場面,可是卻可以感受到女主角心裡那個巨大的壓力總是如影隨形,並且體現在她的人際關係上。譬如,她完全無法跟父親相處;她面對小孩時,總是把孩子緊緊綁在身邊……,這些隱約透露的舉動,皆來自於小時候父親帶給她的不愉快記憶。
 
能夠讓她走出來的關鍵力量,就是她的先生──柏勳。柏勳生性樂觀,生活態度永遠積極正面,而且也非常熱心;身為關山醫院的總務大臣,他扮演著讓院務順利運作的重要行政角色。無論醫院大小雜事,像是電腦壞了、水管破掉,乃至於舉辦活動、演講、巡迴醫療,甚至有時候還要把偷跑回家的病患找回來,都算是他的責任範圍。李承濂用了一個很貼切的形容詞──關山醫院的土地公,適切地表達了柏勳在醫院的角色。
 
導演章可中在整個拍攝過程中也深刻體會到柏勳負責行政事務的辛苦。例如:劇組拍攝偏遠地區巡迴醫療的場景,路途不僅遙遠,而且從南橫中段的下馬部落再到利稻村,崎嶇道路沿途常見落石坍方,有時候風雨大,道路還會被阻斷。行經那樣危險的道路,讓才上山拍攝三次的劇組頗感壓力,很擔心會出事;但是柏勳和關山醫院的人員卻要經常往山上跑,只因為山上還有那些貧困、無力下山的原住民老人家。
 
章可中還表示,因為山上許多老人家經濟窮困三餐沒有著落,柏勳有時還會肩負著送便當的責任。這一切都叫人省思:究竟要有什麼樣的使命感,才能讓關山醫院工作人員能夠如此無怨無悔?
 
渴望一個溫柔的眼神
 
飾演男主角柏勳的馬國賢,是唯一在「關山系列」裡擔綱串聯了四個單元的演員,可以想見這角色之於關山醫院的重要。在製作人陳慧玲眼裡,演出男主角的馬國賢,不管是個性或長相真的跟本尊有幾分像,而且還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愛講冷笑話,逗身邊的人開心。
 
馬國賢說他拍攝「關山系列」時,不知為何整個過程非常快樂;大概是柏勳總是像陽光般地熱情與開朗,很自然地就能讓他融入戲中。他也最能體會身為柏勳太太的辛苦;因為柏勳幫別人都是使命必達,然而自己家人有困難,太太卻往往只能獨力解決。所以,下了戲,馬國賢經常對著戲裡的老婆李淑楨說:「妳真的很辛苦。」因為一個男人要無後顧之憂,後面通常要有一個很重要的推手,就是他的太太。
 
這樣的柏勳,如何用他超乎常人的樂觀,融化太太的冰山陰影?
 
事實上,整齣戲裡還有一個重要引線貫穿全劇,那就是「溫柔的眼神」。曾經有人問貞慧:「妳理想的對象要有什麼特質?」貞慧不假思索地說:「要有溫柔的眼神。」
 
其實,溫柔眼神是貞慧父親小時候看她的眼神,這個眼神一直存在貞慧的內心深處;只是,後來對父親的怨恨,讓她有了遺憾。柏勳是那個她一直在尋找的溫柔眼神嗎?是那個她心中不斷追尋的父親形象嗎?恰似你眼中的溫柔,將一一為觀眾解答唷~。
 
 
 
 
【採訪撰文/林美慧  圖/大愛劇場提供】
創作者介紹

關山系列

daai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